祷告(一)我们为何祷告?

无名氏

神总是会回应祷告吗?神一定会给我们所求的吗?假如我犯了罪,这会不会影响我的祷告呢?神会不会不理我,或者不再赐给我所祈求的?神必定会应允祷告──譬如,求医治的祷告?神需要我们的祷告吗?祂不知道我们的需要吗?如果神知道的话又何必要我们告诉他呢?

关于祷告這主题有许多谜题——有些很重要、有些不重要、还有些无法评判。我们会在本文中解决一些问题。

第一个必须要解答的问题是「为什么」。为何祷告?

有些人主张(譬如威廉巴克力)祷告不需要理由,因为它是世界上最本能、最自然不过的举动。每个人至少都会偶尔祷告一下。这是一个很普遍的事实。我认识一个人,他有一次搭乘的船遇到台风。他祷告希望神可以救他,并且承诺假如神拯救他,他一定会寻求神。神救了他,他也寻求神,并且现在他是一个基督徒。

然而,即使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可能「很自然」就会祷告,但在许多其他时候却并不是这样。总体来说,祷告是件格外困难的事。它不像吃东西或呼吸一样自然。如果我们以圣经对祷告的教导为基础,祷告是我们需要被教导、被鼓励将自己投入在其中的,并且是要花心力维系的。(歌罗西书4:12用来描述以巴弗的祷告的词是『竭力』,也有「挣扎」的含意)。这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的经历。我们何时想祷告,就有上百件事情来干扰我们。坚持祷告是件非常困难的事。

「我们为何祷告」的答案取决於我们认为神是谁、以及我们认为我们如何可以与神有关系。

我们对神的认识

列王记上18章叙述了一个两种祷告相互竞争的故事。你可能听过这个故事:背景是在迦密山,竞争的双方分别是以利亚和巴力的先知们。这两方之间有着天壤之别。巴力的先知们做了所有人为能做的事情尝试唤起他们的「神」去采取行动。当以利亚嘲弄他们时,他们还用刀砍伤自己并继续「疯狂地说预言」直到夜晚──但仍旧没有任何效果。以利亚则用非常不同的方式祷告,并且神的回应没有迟延。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两种不同的「神」,以及两种不同的祷告。

人们对神的观点有许多,而这些都影响着对祷告的认识。自认有道德的警察、代养小孩的父母、年纪大的老人、天使般的朋友、经理、缺席的设计师、软弱的加利利人都对神有自己的看法──而每个人的观点都会导致不同的祷告动机、和不同的祷告内容。

两个可以代表我们现代人的极端观点是:「填空的神」以及「为我服务的神」。

填空的神

根据这个普遍的观点,当所有的事情失败时、当我们困惑地摇头时、当我们不能解释时──这就是神的用武之地了。神是无法解释时的解释。现代科学能够解释的事物属于「自然」的范畴,但仍有一个奇异、幽暗领域是神秘的。在这个领域中,神的存在就成了我们能接受的事了。但当科技进步时,容许神存在的空间就越来越少了。

甚至基督徒也会陷入这样对神的看法。我们有多少人会在生病的时候这么做?

  • 先不管它、继续过我们的生活
  • 承认我们是血肉之躯,吃些止痛药
  • 假如病痛持续,我们会看医生
  • 假如看医生无效,我们才祷告求助神

我们实际采取的行动比我们对祷告的论点要大声得多。我们的行动表示我们不认为病痛是在神的控制之下。因为病痛是「自然」的现象,需要的是自然的解释与解决方案。我们不在病痛开始时藉祷告寻求神,因为我们潜意识里接受了神只是「填空的神」的观点。

为我们服务的神

另一个极端的错误也一样严重。在一本名为《祷告──地球上最强大的力量》的书中,汤玛斯沛恩对以赛亚书45:11提出了这样的看法:

假如我们正确地认识说这话的神的特性,我们或许会敬畏地表示所赐的权柄是让人相信祷告是一个能在地球上命令全能神的力量,因为在以赛亚书45:11说:「…并我手的工作,你们可以求我命定…」

但如果我们仔细看以赛亚书45:9-12的上下文,我们可以看到神对祂的子民很生气,因为他们冒昧地与造物主争辩。在以赛亚书45:9说到:「泥土岂可对搏弄它的说:『你做什么呢?』」因为汤玛斯沛恩忽略了上下文,他所得到的是与经文相反的意思。

圣经没有允许我们命令神做这个或做那个。神的权柄是至高无上,他是全能的、万有的主宰。祂不是天上的仆人,随时等着我们使唤祂做下一件事。圣经所启示的神从来不是这样的。

我们描绘了对神的认识的两种极端,而这样的误解会影响祷告的方式与内容。在这两个极端中间还有很多不同的观点。而更切身的是,我们对神都有不正确的观点,我们没有一个人对神拥有完整无缺的认识。所以我们都必须继续让圣经来矫正我们对神的看法。

那么,我们祷告的对象──神──究竟是谁?在我们呈现神的特性与这些特性如何影响祷告之前,我们还需要再提另一个重点。

关系的因素

基督徒的祷告不是一个机械化的过程。祷告并不是我们仅仅从圣经中找到一些对神的正确看法就能闭上眼睛一連串的做出我们的请求。祷告是表达我们与神之间又真又活的关系。

在接下来的文章中针对这个主题会有更多的讨论。但在开始时,我们需要注意与神之间通过祷告建立起来的关系既包括信心也包括言语。我们借着与神说话、听神讲话、信靠神的话语和行出神的话语而跟祂有关系。我们的神不像巴力先知们的那些不会说话的假神。神会说话,并且祂的话是可靠的。

祷告就是与神有关系,就是在向神说话。Stephen Windwood在《如何与神说话》的书中表达得很不错:

人类友谊在这里是很有帮助的类比。我们为什么跟朋友讲话?不是因为他们对我们有用,或者给我们什么好处──虽然这些常常是友谊的副产品。我们从友谊的关系中所获得的就是这个朋友本身。我们欣赏他的个性、享受他的陪伴、与他彼此对话,并且在给予和接受的关系中获得满足与丰富。读一读下面这些圣经诗人所写的话,马上就可以领会到他在与神交流的过程中获得的就就是神自己:『除你以为在天上我还能有谁?除你以外在地上我别无眷恋。我的肉体和我的心会衰败,但神是我心中的力量和我的福分直到永远』(诗篇73:25-26)。

在祷告中,我们也拥有诗人与神之间的这种关系。如圣经雅各布书中所说:『你们亲近神,神就必亲近你们』(雅各书4:8)。这是神为我们所说的非常清楚的一句话:当我们亲近神,他也会亲近我们。这从来不是一个单方的关系。与恩慈的、奇妙的创造者和救赎主之间有关系──这就是祷告所带来的至高无上的益处。

圣经中的神

神的属性有许多不同的方面可以考虑,但我们会专注在与祷告密切相关的三个特性:神的能力,神的意愿和神的圣洁。

神是大能的

在《马可福音》第九章中,一个爸爸急切地来见耶稣,为他邪灵附身的小孩寻求帮助:「如果你能,可怜我们,帮帮我们吧!」

「如果你能?」,耶稣回答说,「对于信的人来说凡事都能。」(马可福音9:22-23)

接下来在第十章中,使徒们对那位富有的年轻人不能进天国而感到震惊,疑惑既然这样哪还有什么人能得救呢?耶稣再一次回答说:『在人是不可能的,但在神却凡事都能。』(马可福音10:26-27)

贯穿整本圣经的见证是,神拥有极大的能力。在马太福音第11章25节,耶稣就是在向这样的一位神祷告:『天地的主』、至高者、掌权者。如果我们是向一个不掌权的神祷告或是向一个不关心为他子民除去罪并拯救他们的神祷告,那真是糟糕透顶的一件事。

神的能力可以从他的作为中看到。祂创造并维持万有(歌罗西书1:15)。甚至连一只麻雀掉在地上和我们头上的头发都在祂的关心范围之内(马太福音10:29-30)。

我们从不需要怀疑神做任何事的能力──神的能力超出我们所想所求的(以弗所书3:20)。

神是愿意的

在马可福音第一章中,一个患有大麻疯的病人来求耶稣洁净他。他对耶稣说:『你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马可福音1:40)这一次的疑问不在于耶稣的能力,而在于祂的意愿。祂肯医治吗?祂会不会感到厌烦?

耶稣满有慈悲的回答是那样简短与感人:『我肯,你洁净了吧!』

我们还需注意到在以上所引的章节中(马太福音11:25),耶稣不仅称呼神为宇宙的主宰,而且还是祂的父。父亲有什么不会为儿子做的呢?如果连我们人类的父亲都愿意把最好的给孩子,何况是我们的神──所有父爱的来源,祂岂不更会慷慨地把好东西给祂的孩子们吗?(马太福音7:7-12)

神是圣洁的

我们刚才简略地看了两个在圣经中突显的神的属性──贯穿整本圣经的启示,神是大有能力,并且愿意为祂孩子们的好处而做任何事情。然而尽管我们在某些方面也像神一样(比如作为父母爱我们的孩子),但在另一些方面,我们却与祂完全不同。

神的圣洁对我们与祂的关系有着非常大的影响。祂是纯洁的,我们则充满了罪;祂是义的、公正的,我们却是自私的、自相矛盾的。圣经中这方面的例子不胜枚举。约书亚记24:18-19就是个好例子:以色列人坚定地宣称他们会事奉耶和华,不拜别神,约书亚却对他们说了非常严厉的话:『你们不能事奉耶和华。祂是圣洁的、忌邪的神,祂不会饶恕你们的悖逆和你们的罪。』

神是如此圣洁以至于眼不能见邪恶(希伯来书1:3),这给人类的祷告提出了一个难题。我们能否想象对于我们最小的谎言,或是我们眼里最微不足道的自私,神会有多么强烈的反感呢?我们如何能够接近这样一位神,更何况是和祂说话呢?

这个难题的答案就是耶稣。借着耶稣在地上的死,我们得以进入神的宝座的所在之处(彼得前书3:18;希伯来书4:14-16)。在基督里,圣洁的神与不洁的人类之间的障碍被破除了(以弗所书2:18)。

我们为什么要祷告?

神的属性,祂创造和拯救的作为,以及我们在基督里与神拥有的关系──所有这些因素允许了祷告的发生。我们不可把这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与假神巴力的先知们完全不同,我们是和一位会说话、能作为的神有关系。我们认识一位愿意、也有能力与祂的孩子们同行,并且听我们呼求的神。祂是一位爱我们的神,祂创造了我们,甚至把我们从祂自己的忿怒中拯救出来。祷告不是世界上最自然发生的一件事,而是来自于神的恩典的一项荣耀的特权!

更进一步地说,圣经里的神激励我们向祂祷告。作为世界的创造者,祂对那些不敬神的人发怒,因为他们既不感谢祂,也不敬拜祂(罗马书1:20-21)。如果我们承认神是创造者,那么我们应当屈膝下拜,为祂所做的感谢祂。

此外,神的属性和我们与祂的关系也激励我们向祂祷告。祈求神在祂的世界中展现他的作为是件使神得荣耀的事情。这种祈求的行为确认了神的地位–祂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至高的掌权者。哪怕只是基本的需求(无论精神上或物质上),当我们为这些祈求神的时候,我们在表达对祂的信靠、我们个人对祂的依赖,以及我们知道祂是全宇宙的掌权者。

我们正在依据圣经画出一幅为什么要祷告的图画:在与神同行时,我们感谢、祈求和与祂相交都是完全合宜的。透过神的性格和作为,我们知道这样的与神之间的关系不仅是被允许的,甚至是要求我们这样做的。

还有最后一点要指出的是,我们也被命令要祷告。(例如,帖撒罗尼迦前书5:17;诗篇50:12-50;以弗所书6:18)然而,我们却经常把所有知道的关于神的事实放在一边,不去祷告;在我们自私且愚蠢的独立意识里,我们放弃跟随神,偏行己路。这正是另一个为什么祷告从来都不是自然的原因–因为我们的罪。在今世的生命中,祷告始终会有困难的,因为我们仍是有罪的。

我们会感到祷告是一件需要很多努力才能去做的事──这就已经是祷告会面临的难题之一。我们渴望一个更好的祷告生活,而这使我们被五花八门的「革命性」祷告技巧(新旧都有)吸引。这个问题将是下一篇文章所要涉及的主题。

Font Res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