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对工作的计划(一)

Paul Grimmond
教務長 @

人类的普世使命

午餐时间,一个年轻的妈妈坐在长椅上,用食物装饰她八个月大孩子的脸──因为太难找到他的嘴了。用她多余的第三只眼,她看到她另一个稍大点的孩子尝试跟一个大块头孩子商量着一起玩火箭游乐器材──但四岁的他才不要分享呢!在那一霎那,她幻想着自己如果是那个在公园的另一边挖沟的工人该多好啊。

这个工人当然不知道自己成了别人梦想里的主角。他靠在铲子上看着一个白领跑过花圃。这个白领没穿西装,因为这是午休时间,而他是午间运动大部队的一员。挖沟工人自言自语嘟囔了几句“这叫干活吗?”,然后继续挖沟。

白领发现管着两个小孩的她就是从前的同事。一生中从来没有跟小朋友待在一起超过两分钟的他问“你这个假期怎么样?”。他们闲聊了一下,看到旁边椅子上一个神父认真地跟一对老夫妇攀谈(他们知道他是个神父因为他穿了黑色长袍和特别的领子)。他们都一致认为这个神父应该去找个真正的工作。白领继续他的午间跑步,稍大点的孩子开始咆哮吵起架来──肯定是谈判失败了。

这些场景当然都是虚构出来的。但也确实提到一些我们在工作中会面对的问题。第一:工作跟我们的自我价值关系非常紧密,从而导致我们很难客观地去看待它。神怎么看待工作,怎么看待我们在做的工作,我们很难明白这些问题,因为工作在我们心中已经是自己人生价值的一部分了。因此,基督徒对工作抱有很多执念无论我们有没有从圣经的角度去考虑这些想法。

第二,从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来考虑,当我们说起“工作”时,我们到底是指什么?当那个白领跑步的时候他在工作吗?如果他是个长跑运动员,跑步的意义会有什么不同吗?当没有工资的时候,那个年轻的母亲能算的上是在工作吗?脑力劳动跟体力劳动会不一样吗?是什么让工作称得上是‘工作’呢?

最后,考虑这些问题时,如果我们想要从圣经和基督徒的角度来看待工作,那还有另一个复杂的主题。福音工作和“世俗”工作有区别吗?如果说所有工作都是一样的,那它们都能荣耀神吗?

尤其是这最后一个问题,近年来在基督教福音派圈子里是一个受到广泛争论的话题。我在这一系列文章中的观点是:这些争论的中心偏离了三个最关键的圣经概念,而这三个概念很大程度上已经被错误地表达和理解了。当我们讨论这三个概念的时候,希望你可以看出为什么它们那么重要。不管我对于圣经是怎样看待它们的解释是否正确,这我就留给你来判断。但我希望这一系列的文章可以鼓励我们继续思考工作的性质,也就是神在基督里给身为他子民的我们的工作。

我们准备探讨的这三个概念是:1)人类的普世使命,2)工作的教义,3)在福音里我们对人类价值和工作的理解。

普世使命

第一个关键的圣经概念是人类的普世使命。探讨它之前我们需要先知道它是什么。平常在讨论神学问题时我并不提倡用维基百科,但这次它下的定义完全正确:

人类的普世使命或者说创造使命是一个在创世纪1:28描述的神圣命令;在神创造了世界和所有世间的一切之后,神把填满世界、治理世界的职责交给了给人类。这个使命曾是基督徒和犹太人用来解释各种在创造里做的事情:经济方案、科学研究、文学探索、军事扩张、以及对自然环境的保护甚至剥削。

绝大多数的基督徒都会同意神说我们应该“养育繁殖,遍布全地并且管理世界”。但真正的问题是:神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正是这篇文章会专注的主题:神在创世记里说的这些话到底跟今天的我们有什么关系?

这个概念的简史

从早期教父开始直到现在,创世纪1:28里的字句在我们如何看待人类目的上有很大的影响,但以这些字句为基础的观点各色各样,甚至截然相反。主要的论点围绕几个关键问题,但可能其中最重要的问题是:文化使命描述的 (a) 是现在社会,(b) 之前的状态,但人类已经失去了,(c) 还是未来的状态,我们将有一天会拥有的?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因为你的答案决定了你怎么看待人类的工作。一种观点(从早期教父和阿奎奈[1]发展而来)认为普世使命是在描述人类现在的地位和情形;我们现在就是世界的统治者,是因为我们拥有理性而能够统治(大多数认同此观点的人这样认为)。我们对这世界的思考能力让我们像神,也让我们理解并且操纵其它被造之物。我们的统治可以从我们对动物的管辖以及我们重塑大自然的能力中体现。

但对于奥古斯丁甚至路德,人类当初这种统治的状态和任务给予了亚当和夏娃,但是因为他们的堕落而几乎完全被除去了。虽然他们同意人类对鸟和动物有一定的掌控,但他们认为人类的经历更显出我们在统治上其实是无能为力的。对于他们来说,人类现在并不是统治着世界;我们是在等待因属于耶稣而将会享有、在新天新地中的掌权。而当下, 我们的工作是通过活出一个属神的圣洁生活来参与基督的统治。

这带我们来到问题的关键之所在。当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工作的时候,我们是通过高超技术对这个世界有更多的控制而建立神对这个世界的统治,还是我们只需要等待我们继承作统治者的那一天就好?如果是后者,那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是否只不过是这个垂死世界的创口贴?

圣经说什么?

为什么普世使命会带来这么多不同的观点呢?至少一个原因是圣经对这使命保持沉默。作为一段对于我们从神学角度了解自己这么重要的经文,除了创世记以外它几乎没有在圣经的其他地方再次被提到过。

除了旧约中的一些引用或间接地被提到,诗篇8的开头是仅有的一段经文清楚地提到人类的掌权和神话语之间的关系。诗人说了什么呢?

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
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
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
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
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点,
并赐他荣耀尊贵为冠冕。
你派他管理你手所造的,
使万物,就是一切的牛羊、
田野的兽、空中的鸟、海里的鱼,
凡经行海道的,都服在他的脚下。(诗篇8:3-8)

这是篇充满敬畏和赞叹的诗篇。写诗篇的诗人考察了穹苍星宿和神的作为,然后他思考人类的位置。为什么跟其他被造之物相比之下这么渺小的我们,居然被神以荣耀和权利款待呢?

但是创世记1的问题仍然存在:为什么写诗篇的人认为人类已经被赐下荣耀尊贵为冠冕了?是因为他实际看到了人类在掌控这个世界吗?还是他知道创世记1,因此根据启示明白我们现在拥有某些权势,虽然人类掌权这事实不是即刻明显的?

这个问题很难仅仅从诗篇8来解答,但这里提供了一些提示。如果诗人记得人类是神委派的掌权者,但却又提及我们的渺小,那无法否定的事实就是,人类的掌权确实很不明显。那我们怎样才能回答之前的问题呢?

解答的关键在于看到诗篇8所开始的涓涓细流(gentle current)在新约里变成一个浩瀚的激流。当我们看到这些文字如何在基督里着陆时,我们就可以理解诗人的用意和神在创世记里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新约里应验

有点出乎意料的是,这两段时常被用来证明人类历代的科技发展是合理的经文,在新约中并不是指向我们的。事实上,创世记1和诗篇8里面所说的掌权,在新约中除了用在那位真正代表人类的人──耶稣基督──身上之外,并没有用在其他地方。新约中只有几处提到创世记1:26-28和诗篇8,且绝大多数都是在讨论其他主题。新约只有三处引用了诗篇8所提到的掌权,而它们都直接跟耶稣联系在一起。这三个关键的经文都引用了“万物顺服”的概念,但不是指万物顺服人类而是单一向耶稣的顺服。

在以弗所书1章,保罗希望我们能有智慧的灵,使我们领会神为我们所做的:

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所运行的大能大力,使他从死里复活,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边,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连来世的也都超过了。又将万有服在他的脚下,使他为教会作万有之首。教会是他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以弗所书1:20-23)

在哥林多前书15,重点再次落在基督身上──这位万物都顺服的人:

因为基督必要作王,等神把一切仇敌都放在他的脚下。尽末了所毁灭的愁死就是。因为经上说:“神叫万物都服在他的脚下。”既说万物都服了她,明显那叫万物服他的,不在其内了。万物既服了他,那时子也要自己服那叫万物服他的,叫神在万物之上,为万物之主。(哥林多前书15:25-28)

最后,希伯来书2章详细说明了诗篇8的论点:

我们所说将来的世界,神原没有交给天使管辖。但有人在经上某处证明说:
‘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
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
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点,
赐他荣耀尊贵为冠冕。
并将你手所造的都派他管理,
叫万物都服在他的脚下。’
既叫万物都服他,就没有剩下一样不服他的。只是如今我们还不见万物都服他。惟独见那成为比天使小一点的耶稣;因为受死的苦,就得了尊贵荣耀为冠冕,叫他因着神的恩,为人人尝了死味。(希伯来书2:5-9)

在每段经文中,诗篇8的“你赐他荣耀尊贵为冠冕,叫万物都服在他的脚下”不是指着所有人说的,而都是指向耶稣。希伯来书很清楚的指明,这些不是在今世被应验的。任何人观察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都能发现人类有特权和荣耀的迹象,但肯定看不到万物都顺服在人类之下。

创世之初神对人的话语──“你们要生养众多,遍满全地,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其实是一个应许,一个等待着在基督里应验的应许。圣经教导我们,这个掌权不是我们现在拥有的,而是我们最终将会在耶稣基督的主权里找到的。

这个,当然,是令人振奋的福音的一部分。有一天我们将会分享基督在新天新地中的统治(提摩太后书2:12;启示录22:5)。像你我这样的人居然会掌管这个世界!但是这个掌管需要等待耶稣的回来才实现。

讲了这么多,这些跟我们现今的工作有任何关系吗?很有关系!

对工作的含义

第一,有了這些背景,當我们回到创世记的描写时,就可以发现神从创世之初就知道人类不可能用他们的集体智慧统治这个世界。当“神把人放在伊甸园中来工作管理它”时,神并不期望我们的辛勤劳动可以实现他对这个世界的计划。神并不准备把统治世界的职责交到我们手中。这个工作从始至终都是交付給耶稣的。

罪进入世界的事實并不表示如果當初人能避免罪就可以完成神的计划;罪衬托了神在萬事之先就做好的计划,也就是藉基督的拯救显明他的全能、万有和荣耀。罪是神计划的一部分,为要让我们认清我们是谁(人类的真相),并且向所创之物显示他自己(罗马书11:32-36)。

但这一点对于我们看待工作有着深切的含义(这里的工作是指我们在这个世界所做的一切事情)。第一个含义比较难梳理出来,因为圣经对工作的态度有多种呈现。一方面来说,在神宽厚的恩典里,我们的工作将会在最后的日子荣耀他(马太5:16;彼得前书2:12)。新约里充满了对属基督的人的呼召,做好的行为[原文:好工作]。所以如果我们想要贬低工作的重要性可要非常小心。

但圣经同时又说我们所做的工作和神修复这个世界的方式并不是一样的。在罗马书8,我们可以看到整个被造之物都在劳苦中叹息,我们又可以看到从劳苦叹息中被释放是在末日时会才会发生的事。被造之物不会因为神的子民做的多好而从劳苦叹息中被释放,但被造之物会因为神的子民在耶稣回来时显现而得到释放(罗马书8:18-22)。

圣经对人类工作的重要性持有两种态度。工作是神给我们在这个世界所做的事情,神让我们通过工作来荣耀他。但同时,圣经对于我们的工作不能解决这世界的问题也是很坚定的。我们应该把所有的工作看为生命的顺服,就像亚当和夏娃当初认同神的掌权而在伊甸园工作。但我们也必须一样地坚信我们不可能通过我们的劳动带来新的创造。

这个就涉及到近年来很流行的一个问题──工作本身的固有价值是什么。有些人论证,“工作一定有一些超出它本身产值的价值。工作的重要比它所成就的更多。工作本身是有价值的,因为神创造了工作。”这种观点的含义是说任何工作都是好的,因为工作是神创造出的一种好的东西。

但一些反思暴露了问题。我们做工不表示工作本身就有意义。它的价值是在它与其他许多东西之间的关系中体现出来的。刷牙可以是一个好的行为。但每天两个小时来刷牙可能就不是一个好事。出于对其他人的爱而刷牙可能是一件好事。但刷牙如果是为了有一个好看的外表,从而让别人来相信我的骗局,这就让刷牙有了另外一层意思了。我们的工作和行为不能与内心的目的以及神的创造的本性分开来评价。

工作并不能因为是神创造的就必然是好的;工作永远都是人类内心所执行的意愿。 工作若不是显出我们想要爱耶稣服侍耶稣的心,就是体现出我们对耶稣的悖逆。

这表示评估我们在这世界里的生活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发明互联网、智能手机或者无人驾驶汽车体现的是人类的统治还是我们的背逆?答案是斩钉截铁的──两者都有!所以,说工作在 “本质上” 是好的其实是越过了圣经所支持的领域。

在圣经里同样明确的是,世界不会被我们的科技发展所拯救。这不是说在这个世界为了荣耀神,我们不能或者不应该有科技上的进步(我们没有必要像阿曼门诺派[2]一样)。但圣经的意思的确是说科技发展——也就是为了工作本身在职业上登上颠峰——不是人类最主要的目的。我们必须要认清的是,普世使命不会通过人类的工作所达成。这个使命已经被耶稣达成了。我们现在的工作是要体现我们和耶稣之间的关系,但不会是神重新创造世界的方式(在接下来的几篇文章里会有更多提及)。

这个很自然地带领我们看到关于工作的第二个含义。新约里所强调的在基督里一生的好行为不仅限于你所从事的职业。事实上,圣经很少讲到职业这个主题,并且根本没有事业这个概念。

对于职业来说,新约唯一有讲的是,很多我们认为亵渎神的职业(比如士兵和税吏)实际上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工作,如果做的时候是持有神的价值观(路加福音3:10-14)。至少我知道的,仅有的圣经明确拒绝的职业是偷窃和卖淫(第二个也仅仅是根据推测)。

新约注重的不是我们的工作而是我们生命的全部,并且号召我们做每一件事都像一个忠于耶稣主权的人。这当然包括我们劳动、做工的时间,但现代人对工作的要求和痴迷可不是圣经所提倡的。有薪水的工作,就如做没有薪水的工作一样,都是为了神的荣耀。

神在圣经中一再告诉我们的是,工作指的是我们的好行为──也就是我们整个生命如何活得像耶稣的跟随者──而不是从现代意义上所说的‘工作’。当我们问圣经对我们的工作有什么教导时,我们需要小心不要歪解圣经所说的。

这对我们有什么意义呢?这至少意味着基督徒需要停止用世界的标准衡量他们的工作了。我们所做的工作不能回答我们是谁这类问题(指定我们的身分)。并且在基督徒团契中是就算是富裕的精英和打工的人都没有地位、名望和社会阶层上的差距存在。我们一定要看所有人为平等,并且用神的眼光衡量工作。

再进一步,神并没有跟我们说,“无论你的工作是什么,尽你所能努力的工作,因为你的杰出表现能荣耀我”。而是说,“在你生命每一部分都做好的行为”。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问更重要的问题:在一生的好的行为中,我们受薪工作的位置在哪里呢?是否有些工作比其他工作更有价值,还是我们就做任何我们能找到的工作?

这些问题会等下次再解答。但在这里我们应该记得,普世使命──神对我们遍满治理这地的命令──不是通过我们的工作实现的,而是在那个伟大的人,主耶稣基督的工作中实现的。神对我们生命的计划不是要我们找到治疗癌症的方法,或者联合全世界的银行系统亦,或者建造完美的大桥;他为我们所设的计划是让我们在与主耶稣基督的关系中得到新的身份和生命。并且在基督里,我们为神的荣耀做我们所有的工作。


[1] Aquinas, 1225-1274,意大利神学家。译者注

[2]北美洲戒律严谨的宗教团体,过简朴的农耕生活,拒绝使用某些现代技术。译者注

Font Res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