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对工作的计划(二)

Paul Grimmond
教務長 @

圣召?到底是什么?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开始了这个有关工作的系列讨论,看神对于工作有怎样的观点。结果可能有点令人惊讶,我们竟然花了一整篇文章探讨神在创世之初赋予人类的使命(神吩咐人类要生养众多、遍满各地并治理全地)。你是对此感到纠结还是觉得很有帮助可能取决于两个因素:(1)你是注重宏观的人还是注意细节的人?(2)你本来期望听到怎样的信息?

我的个人经历是,对于工作这个主题,我所听过的大部分讲道或者读过的书基本上都是注重在细节上的。因此,你很有可能会期待接下来我们会花时间来看保罗吩咐奴仆们要怎样善待他们的主人,诸如:

你们作奴仆的,要凡事听从你们地上的主人,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那专讨人喜欢的人,总要诚实、存心敬畏主。无论作甚么,都要热心的作,像是给主作的,不是给人作的。(歌罗西书3:22-23)

这样的经文中充满了以福音为中心的智慧,对我们要怎样工作很有帮助。我希望你们会阅读这些经文并仔细反思。但是,尽管这些经文所提供的敬虔指示很有帮助,我却不打算在这里花很多时间去讨论。为什么呢?有两个理由。首先,我假设你们都已经听过他人解释这些经文,告诉你们要怎么工作,并且你们也都在这么做了。更因为第二个原因,我觉得现今的福音派圈子在工作这个问题上存在着很深的分歧,而这需要我们从宏观上来思考探讨。

这个分歧围绕着有关「世俗工作」和「全职福音工作」的问题。其中一方认同福音的优先权,这是正确的。他们指出人们只有听到被传讲的福音才会来认识耶稣,因此他们会鼓励基督徒们尽其所能去推动福音传讲的工作。这个阵营中的很多人都在鼓励信徒离开他们的世俗工作,全身心地委身于牧养、教导和传道这些职分。

回应这种对福音优先权的执着,另外一群人的反驳是这样会制造两个等级的基督徒──那些全职从事「福音」工作的人,和那些做其它工作的人。无疑有些基督徒能深切地感受到这种分歧。多年的事奉中我不时的需要辅导一些忧虑的弟兄姐妹,他们的担心是如果他们进了世俗职场他们将成为二等基督徒公民。因此,这一方的观点是,所有的工作都同样敬虔,因此我们不应该鼓励任何人只专注于一种形式的工作多过其它工作。或者,更普遍的表述方法是,所有的工作都来自于神的呼召,所以每一个人都应该找到神对他个人的呼召,不论是成为一个小学老师,或是成为一名歌手,还是成为一个工程师。

因为呼召这个概念在这些辩论中的位置相当显著,也因为我们新教徒源自宗教改革家们从神的话语中教导我们的真理,在这个「明白工作本质」系列的第二篇中我们会回去研究这些宗教改革家到底说了什么,并且身为基督徒我们应该怎样看待呼召这个概念。

圣召=工作和事业?

在近年来的基督徒文章中,凡讨论到有关工作的神学,都一定提到马丁路德和加尔文对圣召的教导以及他们带来的巨大的人文变动。提摩太凯勒在下面这段文字中就准确地抓住了精髓:

中世纪教会圣礼中其中有一项是授圣职礼,这个圣礼把整个世界分成了「圣」「俗」两界;那些在教会事工中从事神父、修士、修女等工作的和那些不从事这些职业的人在属灵层面是完全不同的一群人。新教改革的要务之一就是用圣经所说的「圣徒皆祭司」的观点来颠覆这种区分(彼得前书2:9)。马丁路德强调所有形式的工作都是荣耀神的呼召。无论是个农夫、一个艺术家或者一个工匠,和牧师一样都是圣召,都是来自于神的呼召[1]

读以上字句的时候无法不脸泛微笑。我读它们的时候我骨子里的新教徒细胞在窃喜欢呼。我非常感谢神,这些宗教改革家们拆毁了区分圣俗两界的嫌隙之墙。牧师或传道人是没有比政客或者女警更神圣。所有人都能藉着耶稣、通过生活中各自处在的角色来服侍并荣耀神。这些真理何其美秒!

然而,正是这些真理的美妙和喜乐让我们有了问题。因为这些太珍贵了,以至于任何有一点点教权味道的都会引起我们的警觉。对这些真理在这几个世纪里是怎样应用和实践出来的,任何的质疑或挑战都好像是在攻击新教主义的基石一样。

因此,我想请你深呼吸,准备面对冲击,不要惊慌。为什么呢?因为我认为大多数人对这些真理怎样被应用的认识,都没有反映出宗教改革家们真正的教导。不仅如此,宗教改革家所说的和我们认为他们所说的这两者之间的差异,虽然对某些人来说似乎无害,但实际上却让我们对圣召产生了不良的理解。

问题的中心在于圣召和事业之间的联系。凯勒的作品就体现了这个几乎是默认的假设:每当宗教改革家们讲到「圣召」的时候,他们讲的就是我们所从事的「工作」。但简单的事实就是他们并不是这么说的。

让我们来看一段路德的讲道节选:

当我讲到一个呼召,它本身不是有罪的,我并不是说我们在这个世上可以无罪地活着,所有的呼召和产业每天都在犯罪;但我的意思是神所设立的呼召是不会与神敌对的。例如,婚姻、男仆、女仆、主人、妻子、管理员、掌权者、法官、文员、农夫、公民等等。另外一些在生命中则是罪恶的连体婴:打劫、高利贷、妓女,以及那些既不传道又不听道的教皇、主教、神父、修士和修女们。因为这些呼召很明显是与神为敌的,他们只是在那里说唱弥撒,却没有为神的道忙碌,因此,一个普通的妇女可能比这些人中的任何一人都早进天堂[2]

马丁路德用他一贯来的笔锋,有点咄咄逼人,又让我们对他的真实意思保留些许疑惑。在他的那个时代,神父、修士和修女被称为是蒙了圣召的。不仅如此,这群神父、修士和修女也教导人们如果要成圣就必须做一些特别神圣的事情 – 比如念经(玫瑰经)或者朝圣[3]。路德在这篇讲道中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指出一个人的成圣不是来自于他所做的特殊宗教工作或宗教事务。他是如何表述的呢?

如我们所期待,路德采用好几个不同的神学观点并仔细解释它们之间的关系来表明他的观点。他论证的其中一个要点是,神所看重的不是工作本身,而是我们工作的态度。

因此,我们应该闭上眼睛,不去注视工作的本身,不管是大的、小的,光耀的、卑微的,属灵的、短暂的,也不管在世上有怎样的体面或者名头;我们要注视的是工作中的顺服。因为,神的指令清楚地写明神所看重的不是工作本身,而是工作中的顺服。那么,神的旨意就是要我们听他的命令,而我们所得的呼召就如保罗在哥林多前书7:17所写的『各人要照着神呼召时所分配的而生活』[4]

既然重要的不是我们所做的工作而是我们的态度,那么神所喜悦的就是去做我们的工作,而不是去寻求特殊的属灵任务。

因此,如果一个虔诚的女仆诚实地做她分内的事,打扫庭院或者整理马厩;或者一个男仆用同样的态度耕地或者载人,那么他们就在去往天堂的路上;但是如果一个人去到圣雅各堂或者教会,却在他分内的事上欺诈,那么他就是搭上了去地狱的快车[5]

因此,在整个讲道中,路德最大的愿望就是要提醒我们活出与我们所蒙的召相称的生活,而不是去做特殊的宗教事务:

你怎么可能不是蒙召的?你一直都处在某个状态中或者位份上;你一直都是一个丈夫或妻子,或儿子或女儿,或仆人。想象一个最基本的状态。你不是一位丈夫吗?你觉得在这个领域里你没有足够的事情做吗?管理你的妻子、孩子、家务和产业,在这一切的关系和事务上都顺服神并善待人。是啊,即使你有五个头十只手,你仍会感觉到你的薄弱,因此你怎么也不敢想象要去朝圣或者做什么神圣的宗教事务[6]

看了这篇讲道的一些片段之后,我们要仔细思考路德到底是在讲什么,并考虑他讲道时所处的背景,以及这些与我们现在有怎样的不同。下面我列举了一些观察所得。

首先,路德所针对的问题并不是在于某些人该不该离开世俗的工作而进入圣职[7],他要处理的情况是人们在忽视神赋予他们的职责(就如做一个丈夫、父亲或者忠实的主人)而试图通过中世纪的教会圣礼去追求圣洁。

这很自然地,也是很重要的,就带出了第二个关键的观察。对于路德来讲,你生活中的位份──也就是你受的呼召──是你几乎没有选择可做的。

信心是坚定地相信神掌管着所有的一切,是神把每个人放在他处在的位份上,并且这是最适合他也是最能发挥其用处的位置,就算是他自己选择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可以取代[8]

因此,路德的教导不是对着那些想要放弃世俗工作去担任圣职的人,路德是对那些想要用另一个职分替换现有的职分的人:

一个商人会羡慕一个机械师,因为这个机械师只要坐在家里休息休息,而他却要满世界地跑生意,好像停下脚步就会饿死一样。而另一方面,一个机械师也会羡慕那些商人,因为这些商人很有钱而且与很多人的关系都很好。人都是做一行厌一行,总想着交换。结了婚的人羡慕那些单身的,而单身的总是羡慕那些结了婚的。从事圣职的则羡慕世俗的工作,而从事世俗工作的则更爱圣职。所以不管神怎么安排,他们都不满意。如果他们在神赐给他们的位份上服侍神,也就没有苦毒没有重担了[9]

关于圣职的神学,路德的一个关键应用就是换工作不会使你更开心,所以你应该就在你找到的职分上学习知足。我满确定我从没听过任何现代的作家或者解经家这样应用路德的观点。这个应用会引发出更多的探讨是我们无法在这里挖掘的。但我在这里简单提起这一点,因为我想提醒大家要谨慎:如果我们在一个场合认真钻研并应用改革宗的圣召教义但在另一个场合却完全忽视,那我们真的明白这个神学观点吗?还是我们只是借来表达我们自己想要表达的立场?

但最为重要的观察是,对于路德,圣召远不只是你所从事的工作。在路德所罗列的没有罪的圣召中,他列出了妻子、公民、地主、农夫和女仆等等。这个列表中最多只有三个是和我们现代称为工作或事业有相近的意义。并且,更意味深长的是,你同一时间是可以拥有超过一个的圣召。

所有这些应该让我们停下来想一想。如果在现代基督徒的世界中用习惯了的圣召只是指我们所做的工作,那么我们需要问的是:我们和宗教改革家讲的是同一件事吗?

圣经怎么说?

但是,即使问了以上的问题仍是不足够的。尽管宗教改革家们是满有圣灵,他们的著作至今也毫无疑问的仍然很有帮助,但更重要的问题是:对圣召这一主题,神自己是怎么说的?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在这里我们无法做出全面的回答。但是有些关键性的观察有助于我们继续讨论。首先,在新约中,「呼召」一词和我们所从事的工作或生活状态几乎没有关系。「呼召」一词绝大多数出现的地方都是在讲蒙召成为耶稣基督的门徒。如果身为基督徒我们蒙召要做什么的话,那就是要蒙召活出全身心顺服救主耶稣的生活。

等一下我们会回来这个要点,但为了帮助我们更全面地明白这点的重要意义,我们先要绕路一下,去看一段新约里的经文,那里用了「呼召」一词来描述我们的生活状态:哥林多前书第7章。

乍看之下,哥林多前书7章似乎是个很奇怪的地方去探讨工作的意义和重要性,因为这里根本不是在讲我们的工作。保罗在这一章想解决的是婚姻和单身的价值问题。但就在他解决这个问题的过程中,他陈述了一个有关呼召的解释,而这曾经影响了路德,并且也应该影响我们。

这里我们要看的经文从哥林多前书7章17节开始:

『只要照主所分给各人的,和神所召各人的而行。』

根据这段经文的上下文,我们被神呼召进入的生活包括了奴仆或自由人、受割礼或者未受割礼的、单身或者结婚的。换句话说,保罗在这里用『召』这个词来表达某个生活状态。我们蒙的『召』不是某个特定的工作,而是所有神给我们的生活状况。

但是,随着经文的发展,保罗从用呼召来指一个生活状态,移转到新约用这个词的普遍用法,来表达我们蒙召是要为基督而活;保罗说:『因为作奴仆蒙召于主的,就是主所释放(属主)的人』(哥林多前书7:22)。

保罗对呼召的解释为什么从一种转到了另一种呢?它们之间有怎样的关系呢?保罗的论证很详细但却也很直接。基本上他是说基督徒没有太多理由去改变他所处的生活状态。如果一个人信主的时候是单身,那么单身就是一个好的状态,是这位基督徒可以活出他的基督徒生活的良好状态。同样的结论也适用于结婚或者受割礼或者为奴这些状态[10]

但这段经文更特别的是它的主要目的在于讨论为什么有人想要改变他们的生活状态。为什么单身的人想要结婚?为什么为奴的人想要得自由?答案就在福音里。有人选择想要去改变他们所蒙的召(即他们的生活状态),是因为这些改变能帮助他们更好地活出他们在福音中所蒙的召,也就是全身心地为耶稣而活。正如保罗在后面的经文中所说的,他渴望的是确保我们得以『殷勤服事主,没有分心的事』(哥林多前书7:35)。

有了这些理解之后,我们就能明白路德所说的话,并且也能在今时今日正确地应用有关圣召的神学。

希望对哥林多前书第7章的思考有帮助你看清楚为什么路德说了那些话。在一个极力想要通过一些特殊的宗教礼仪而达到圣洁、被神接受的世界中,路德想要告诉人们的是他们可以在任何状态中活出圣洁生活并服侍神;他想要告诉人们圣洁更像是在普通的日常生活状态中活出属神的样子,而不是跪着爬上一级级的大教堂台阶,或参加某个特别神圣的日子,或向人为的机构屈膝跪拜。

在路德的那个年代,最紧迫的问题不是「你是基督徒吗?」,因为大部分人都认为他们已经是基督徒了。因此路德想要指出的是每一件平凡的事情,例如做一个敬虔的丈夫、父亲或农夫,比起做一些宗教事务,更能体现出对耶稣的爱。他非常正确地告诉人们,基督徒忠诚的中心就是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活出他们的圣洁。

就在解释这些事情的时候,他讲到如何在我们所有的生活状态中活出我们各自的职分。对于路德来讲,我们所蒙的圣召就是神给我们的生命,而我们基督徒的职分就是听神的话语并且忠诚地活出与之相称的生活。

我们的问题主要是源于我们接受了他的教导而后又慢慢地(也可能是不知不觉地)弯曲了它。其中一种弯曲的方式就是把他的教导应用在工作上。只把圣召看作诸如成为艺术家、教士、传道人或者音乐家之类的职分,我们其实是把圣经的教导平面化了。神告诉我们,我们的圣召远不止这些职分。让我列举我的众「召」作为一个基本的清单,我的圣召包括:丈夫、父亲、儿子、兄弟、大学教会牧师、另个教会的成员(我在这个教会不是牧师)、朋友、邻居、区域足球队的一员、和一个澳洲公民。其实这个单子可以继续下去的,但我想你已经明白我要说的要点了。这个要点非常重要。

如果只有我所做的工作是我蒙的圣召,那我就必须尽心、尽力、尽意和尽性在这一个工作上。但如果我整个人生都是我蒙的圣召并且我蒙召是为基督而活的话,那我从事的工作就只是整幅拼图中的一小片而已。我身为一个基督徒的「工作」不只是要我投身于我的工作──成为最优秀的木工、律师、工程师、电工、老师或任何一个职业──而是如何活出神赋予我的所有职责。

这就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实践意义。这意味着如果我的乐师职业要把我从我孩子身边拉走,而使我无法做一个忠实又圣洁的父亲的话,那我的乐师职业就要改变。或者,如果做我孩子们的父亲控制了我整个人生而使我无法参加教会,那我也需要作出改变。我的生活不只有一件我需要倾尽全力去做的事来荣耀神,但如今圣召在很多场合里被解释为一件事而已,并且通常都跟工作有关。我蒙的圣召是神赋予我的一整套生活状态和职责,并且每个部分都是要我去实践荣耀神的领域。

今天的世界

路德的世界和我们的世界还有一个显著的不同。在路德时代,你的生活状态基本上是传给你的,并且你没有多少选择的自由。而在我们的时代,从小我们就有很多的选择。我们的工作、可以结婚的对象、居住的地方、追求的爱好、结交的朋友等等,在我们面前的选择数以千计。在这样的世界里,有关圣召的神学对我们又有什么教导呢?

首先,不管我们所处怎样的生活状态,这都是神赐予我们的,而我们的使命就是为了神的荣耀去活出来。但圣召教义也告诉我们,神给了我们自由可以改变我们的生活状态,为了是能更好地委身服侍他

此时,我们尝试应用圣召教义在生活中所做之事的时候,我需要指出两个陷阱。第一,大部分基督徒把我们的圣召看成是一些我们必须去发掘的事情。整个世界都在激励年轻男女尽力发掘他们的圣召,好像神为他们特别预备了一些特殊的工作在等着他们去发现一样。但这完全不是圣经所说的圣召。我的圣召不是我必须要去发掘的,而是我已经拥有的。我一生的使命不是去找出我的特殊定位──好像只有这个定位我才能服侍神一样──我一生的使命应该是在神已经给我的所有生活状态中去服侍神。

这也带出第二个陷阱。我会用这篇文稿开始时凯勒对圣召的看法来描述这个陷阱。用凯勒的想法不是因为我觉得它特别的糟糕,而是因为凯勒在那里所讲的表达了我在很多不同的场合所听到、所读到的观点。

凯勒的文章开始的时候说圣召教义的意思就是每一个职业都同等地荣耀神。在此基础上,凯勒想要问我们怎么才能知道神究竟呼召我们从事什么工作。他的建议是通过思考这三方面的事:『有哪些人们的需求是我有兴趣的?』,『我的长处和弱点分别是什么?』,『整个社会中哪里最需要我?』[11]

我不想要过度简化凯勒的观点。他的文章明确地指出我们首先应该考虑到的是社区的需要而不是我们个人的能力和恩赐,为的是不要以自我为中心,而这一点饱含了圣经的智慧。但我不得不说最终这整篇文章错过的正好就是这一点。

在这样的论证中,圣召教义意味着我可以为了神做任何我喜欢的工作,因为所有的工作在神的眼里都有同样的价值。那我接下来要做什么呢?我当然是要找到特别属于我的圣召,而要达到这个目的,我得问问我自己的感觉、我的思考,也听听我的社区的声音──顾及到的社区需求,我的才能和恩赐,以及整个社会哪里最需要我?

但是,如果我们在圣经中所看到的和从路德那里所学到的是对圣召更准确的解释,那我们的圣召就不是一个神隐藏起来、我们必须去挖掘的东西。我蒙召最首要的职责就是全身心地委身于耶稣的主权和他的目的。不仅如此,圣召教义还告诉我们无论在哪个生活状态中都能活出荣耀神的生活。我不需要挖空心思地去挖掘某个特殊的工作或者事业或者领域,好像只有这样我才能为神的世界做出我的特殊贡献一样。我只需要祷告并且思考我所处的生活状态,然后在所处的这些状态中不断长进来荣耀耶稣基督,而且也意识到有些时候为了耶稣的荣耀而改变那些状态可能是个很好的决定。

下一篇文章我将会建议,福音确实为我们设立了主次顺序,并且这也会影响我们怎样为基督去使用我们所处的这些状态,但现在,让我们先总结一下圣召对我们的实际意义。

如果所有的生活状态都是神的恩赐,并且,如果有某个状态影响了我们殷勤服侍主我们是有自由可以改变它的话,那么我们就应该向自己提出一些更大的问题。我们从事的工作,或者我们的家庭生活,或者我们的爱好,或者我们所处的关系网,是否把我们拉进罪里面去,有没有助长我们对神的悖逆?

如果有,那我们需要祷告需要悔改,求神帮助我们做出改变。当然,改变不一定是个选择。有些人处在一些家庭关系或者曾经许下的承诺之下而无法也不应该就此撒手。但即使是意识到什么事情可能会阻挠我们与耶稣的关系而开始采取措施去面对问题和寻求帮助,都将帮助我们持续地紧跟着基督。

作为一个牧者,我最伤心的事就是看到人们深陷于他们的生活状态中慢慢地远离耶稣。神给了我们各样的生活,但他也给了我们他的圣灵、他的真理和能力,让我们可以去改变我们的习惯或者生活方式。

『如果圣召教义有什么重要的话,那就是要我们求神帮助我们在所处的生活中为基督而活,而不要让生活阻碍了我们与基督的关系。』

因此,作为总结,除了考虑哪些事情需要改变(因为它们可能会阻挠我们)我们更应该祷告并思考怎样运用我们生活中的每一种状态来为耶稣而活并归荣耀给他。如果圣召教义有什么重要的话,那就是要我们求神帮助我们在所处的生活中为基督而活,而不要让生活阻碍了我们与基督的关系。


[1] 提摩太凯勒,Vocation: Discerning your call。

[2] 马丁路德,马丁路德讲道集 – Day of St John the Evangelist。

[3] 这是马丁路德在他的讲道中提及的其中两个事例。

[4] ibid

[5] Ibid

[6] Ibid

[7]

[8] ibid

[9] Ibid

[10] 关于一个人怎样可以选择不受割礼这一点,不是一眼就能看明白的。

[11] 凯勒

Font Res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