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死善终

Andrew Leslie
教义部主任 @

几年前,在我工作的地方和教会圈子中,我们遭受了过于频繁的死亡。有好几个人不幸失去腹中的婴儿,同事和邻居也有好几个突然英年早逝,我们的教会团体中有一位青年人突然之间选择自杀 …… 全都发生在几周之内。接踵而来的瘁死和意外死亡引发了多人的震惊和质疑,我当时也在想,我们当代的基督徒也许已失去了刻意为死亡做好准备的习惯?

人类社会一直以来总被死亡困扰着。在古代社会,死亡与现今大不相同,它随时都可以扑面而來。那每一天都不可避免的死亡给生命蒙上了阴影,而这样的不安是靠宗教信仰(也有大量的迷信思想)来舒缓的。

在现代的西方社会,我们的潜在迷信表现在我们对事实的否认上。有人说,我们就像是参观画廊或博物馆的一群人,在关门之前15分钟,匆匆忙忙地地从一个展览跑到另一个展览,拼命不要错过任何东西。工作抱负、家庭和社会活动、娱乐、假期和爱好挤满了我们的生命,因为我们害怕一旦没有了这些东西,我们的生命就一文不值了。当然,我们抱怨步伐实在太快了,也希望我们可以慢下来。然而,我们就像是不由自主地被狂潮席卷着而失去了控制。即使有了诊断或发生了丧事— 或出现了一场致命的大流行疫情(请恕我直言)—往往也只是添加恐慌罢了。

我的意思是,在过去两周里,有多少人因为「封城」(是的,这状态已经产生了专属自己的残酷词汇!)变得更加忙碌?有一些人已经失去工作或健康而无法维持生计,他们的经济、精神和情感上的负担也因此加重,并且看上去是没完没了,完全令人精疲力竭。而我们这些有幸保住工作的人也疯狂地尝试着把一切尽早并「如常」地转到网上──尽管事实是现在所有的事情都需要更长的时间──还不包括孩子们现在需要在家上学、老人家需要特别照顾、购物更加复杂、假期会被取消、计划全部脱轨、支持的网络被切断,并且这样的生活可能要长达好几个月。

基督教组织和教会当然也不幸免于这种压力。我们谈论神的恩典和信靠衪的主权,但感觉到的却是网上崇拜要主持、会议要举行、课堂要教学、失丧的人要接触、有需要的要照顾,还有其它的许许多多。

在这样的情境下,科技当然既是福又是祸。当实施隔离时,还好有它拉近了每个人之间的距离。它帮助我们保持连络和及时知情。它让我们可以娱乐,有些欢笑。但是,它的无处不在很容易造成不健康的期望,并侵入每个人现在生存所需的宝贵时间和自然节奏(例如,运动和睡眠,更不用说祷告或思考圣经)。它欺骗我们进入违抗天命的自负。

读使徒保罗给提摩太写的第二封信使我想起一个珍贵的真理,这真理足以使基督徒诚实地看待天命—我们的有限和最终的死亡—而无需有任何一丝惊慌或遗憾。被监禁、面对即将被处决和死亡,这些无疑都在保罗的脑海里。即便如此,他没有停止作使徒或门徒。他对神和他人的爱丝毫没有减弱,对福音在世界推进的热情也丝毫没有冷却。反而是充满着喜乐、平静和感恩。虽身陷困境,他却以无比的釋放结束这封信:

「至于我,我已经被浇献,离世的时候到了。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该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 (提后 4:6-8)。

保罗离世时就像耶稣一样:

「父啊,我将我的灵交在你手里!」 (路加福音23:46) ,

或是像司提反那样,

「主耶稣啊,求你接纳我的灵魂!」(使徒行传7:59)。

我们有多少人已这样准备好直面死亡了呢?

有人说,基督徒这是一个完全未知的领域。诺曼‧格林鲍姆(Norman Greenbaum)曾经自信地宣告,「我要去与在天空的灵同列。」 在西方,一些感性的诗歌得到了很多和音:「当我死时,他们会为我安葬,我就会去那最好的地方。」但是,谁说这不会只是一个一厢情愿的妄想,甚至是一个恶劣的骗局?谁又能说死亡不是完全的毁灭?或更糟糕的,有谁能说它不是无休止的徘徊?谁又能说它不是普及的苦难,毫无安慰可言?没人能说得准。因此,人普遍都是在否认和恐慌。

但有一人,在面对这一切虚空的渴望时,竟大声宣称,「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他现在邀请每个人,尤其是在我们面临死亡的这时刻,信靠他,因为衪承诺「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 (约翰福音11:25-26)。

在死亡中愿意把我们的身体交付耶稣,这是我们的信仰面临的最终且最大的考验──是与肉体的最终战斗,是把罪降服的高潮。我们的每一块肌肉都想贴住我们的身体,所以甚至是基督徒也会本能地、竭尽所能与油尽灯枯对抗。但是,突如其来的死亡毫不客气地提醒我们我们无法逃避盖棺这现实。

新冠肺炎COVID-19让我们的生活突然停摆。当它致命的阴影覆盖大地时,耶稣正在呼吁我们最最首要的是信靠他,把我们的有限并最终死去的身体,在面对最后的死亡考验时交托给他。

在未来几个月里,每个基督徒都应放手弃绝一些东西、好好地花时间思考基督和他的应许。我知道这需要极大的智慧,因为目前一半的挑战就是搞清楚主次,确定哪些才是绝对不能流失的。而有些则是可以的甚至或许是必须丢弃的。

保罗在给提摩太的信中,满心喜乐地谈到在万古之先,在基督耶稣里赐给我们的,现在在我们救主的显现中表明出来的福音,即那位「把死废去和将不朽的生命彰显出来」的救恩(提后1:9-10)。毫无疑问,保罗的坚信显露出的是他对耶稣持久、深刻、充满祷告的认识──也就是圣经对耶稣的生平与他所成就的一切所启示的。

前辈的基督徒们比我们更刻意地作出思考。现今,我们都为很多「紧急」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保罗的牢房却是他的避难所,让他可以对神的计划和目的进行思考并为之祷告。而如今的科技却把我们与隔离区之外的恐慌世界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但是,这潜在的代价是巨大的,因为唯一能带我们度过生命最脆弱的时刻并进入永生的那一位,我们到底有多认识他呢?

Font Res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