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基督徒和流行病(A.D. 260、1347、1665、…… 2020)

Matthew Payne
悉尼大学教会历史博士生 | Website

「冠状病毒」(COVID-19)使世界陷入了恐慌。显然,它具有极强的传染性,并且对许多生命构成重大威胁。没有人知道它能持续多久或最终有什么影响。面对未卜的前途,很多人都会不知怎样应对。

在这篇文章中,我想提出一些历史和神学观点,以帮助我们更清楚地思考这个充满挑战的问题。

一点历史观点

直到现代医学兴起,西方文明中经常发生流行病。最著名的例子是臭名昭著的「黑死病」,它是一种鼠疫,在1347-1351年间席卷欧洲,在此过程中杀死了欧洲大陆约三分之一的居民。

较温和的瘟疫经常爆发在小城镇里,在近现代伦敦几乎是每年都会发生的事:今天我们有「流感季节」,而他们当时就有「瘟疫季节」。而这种足以致命的瘟疫也会定期发生…… 1563、1593、1603、1625、1636 …… 最令人难忘的是在1665年。在1665年的伦敦大瘟疫高峰期,每周约有7000人死亡。我们很难想象他们当时怎样处理那么多的尸体!疫情一发不可收拾,爆发末期时已造成约十万人死亡:伦敦四分之一的人口。

我不是要说冠状病毒和鼠疫很类似。它们是不同的。但我要强调的是,我们平日的生活经历与20世纪之前的每一代人都大不相同。因着神的仁慈,我们生活在医学和生物学昌明的时代。在现在这个时代,我们通常(并且非常合理地)期望有效的疫苗和治疗方法随时都可拥有。

但前几代的人对此一无所知。他们忍受了各种的痛苦和疾病,没有药物来治愈或缓解症状。在接种疫苗和现代医学出现之前,一般人都无时无刻被致命的传染病威胁着。

我们目前所经历的使我们更近地回到前几代人的生活现实。这只是近了一步,且是很小的一步。我们的生活质素仍然比他们好得多。然而对于现在许多人,这种现实是很难接受的。现时的经历迫使我们面对一些大家已经不习惯面对的残酷事实。

惊讶我们仍然活在死亡的阴影下

我们大至上算很成功地将死亡驱逐到了社会的边缘。如今,与死亡、重病和临终有关的事大多是由各个专门机构处理的,因此远离了社会的目光。我们将疾病和死亡隐藏在视线之外,让我们无所顾忌,而在幻想中生活。但死亡的威胁一出现就让我们非常震惊。因我们不像我们的祖先一样,那时死亡就是正常生活的一部分。

然而,现实并没有很大的改变。死亡率仍然是100%。我们所有人仍然注定要死一次,而且死后有审判(希伯来书9:27)。我们仍然生活在基督已经战胜了罪恶和死亡、和他最终在他的子民和新创造实现这场胜利之间的时代。

死亡仍然是最后要被战胜的敌人,我们仍在等待基督的归来(哥林多前书15:26)。疾病(包括冠状病毒)是死亡的丑陋刽子手:总是在它身边,主人(死亡)被击败时才会一同被消灭。

冠状病毒提醒我们,我们仍然生活在死亡的阴影下。我们仍然极易受到传染病的散播威胁,恐慌和不顾一切去自保的思想仍然极易被传播,仍然影响着我们每一个人。

惊讶我们人类的脆弱与无助

现代医学是其中一样使我们能够控制自己生命的事,也让我们能够掌握这个世界。然而,像现在的时势就显出我们根本无法掌控一切。我们仍然像往常一样脆弱、无助。

更糟糕的是:我们依然放不下自欺欺人的观念,认为我们还处于控制之中,这阻止我们依赖真正掌控一切的神。我们平时会因社会的健康和繁荣而感到自信。在困境出现时,每个人就靠抢购大量的厕纸来重获对生命的「控制」。

一位作家总结了大瘟疫之前中世纪社会的态度:

「这场瘟疫动摇了14世纪中期西欧富裕、人口相对繁多、甚至傲慢社会的根基。」

-Norman F. Cantor, In the Wake of the Plague: The Black Death & the World it Made. (New York: Free Press, 2001), p.25.

我敢说我们社会的傲慢程度远超过十四世纪的欧洲。当生活恢复正常后,大多数人又会重返假装自己能控制自己的生命。他们会假扮自己不脆弱或无助地活着。他们会觉得自己的生活不需要神。

福音的大能

基督徒知道神是历史的掌管者。不仅如此,神还是他们慈爱的父亲,祂为我们的益处而掌管历史(罗马书8:28;马太福音28:18)。基督徒知道耶稣拯救了我们脱离罪恶,我们知道将来必会在他的国度里,而在此之前的每一天都是事奉他的机会。这福音驱使基督徒脱离只为自己和自己的个人利益而活着的思想,使我们因神在基督里为我们所做的一切而充满感恩的心,激发我们去服侍其他人。

这个福音彻底地改变了基督徒在这几个世纪以来怎样面对流行病和灾难。它现在也应该改变我们如何面对充满挑战的时期。让我分享两个简短的例子。

1. 瘟疫临到罗马社会(第二和第三世纪)

在基督教早期阶段,罗马帝国就遭受了两次大规模瘟疫的袭击:「安东尼瘟疫Antonine Plague」(165-180年)和「塞浦路斯瘟疫the Plague of Cyprian」(249-262年)。它们对帝国造成巨大的破坏,最终杀死了多达四分之一的居民,也成为一个重要因素加速了整个罗马帝国的衰落。

该撒利亚优西比乌(Eusebius of Caesarea)所著之《教会史Ecclesiastical History》(约326年)保留了早期教会在最初几个世纪许多已经失传的原始资料。其中包括亚历山大狄奥尼修斯主教(Bishop Dionysius of Alexandria)的一封信(约200-264年),描述了当时基督教徒对大流行病的反应:

「我们大多数的弟兄姊妹们无尽地去施予超凡的爱心和兄弟之仁慈。他们团结一致,无畏地探望了病人,并不断地在基督里服侍他们。他们怀着喜乐愿与他人同死,分担了别人的痛苦,自己从邻居身上感染了病,并乐于接受所得到的痛苦。许多人因照顾病人并让他们获得力量,把他人的死也传到了自己身上。」

Eusebius, Ecclesiastical History VII.22.7.

信异教的罗马人完全缺乏面对瘟疫所需的神学、社会和道德知识。他们拜的不同的「神」没有提供盼望或解释,他们的社会规范和道德准则排斥患病的人,并且把自我的行为看为合理。然而,异教徒所缺乏的,基督徒就有很多。在神学知识上,基督徒认为他们身处的这个世界是被罪恶和死亡诅咒的,而瘟疫是对他们信心的考验。它不能威胁他们永恒的盼望。在社会知识上,基督徒视自己为一个彼此相爱的群体,是神在基督里的应许所建立的。他们互相照顾,也看顾所有有需要的人,甚至因这样而给自己带来伤害。在道德知识上,他们将对邻舍的爱甚至对陌生人和敌人的爱视为自己的责任。贫穷、虚弱、患病和垂死的人不是应被丢弃的废物(当时异教徒相信的事);他们是按照神的形象被造的宝贵之人,应当得到荣耀和服侍。正如异教徒朱利安皇帝(330-363)在下一个世纪所观察到的事,基督徒「不仅扶持自己的穷人,也扶持我们的穷人」(Works of Julian, vol.III, letter 22).

许多基督徒为了服侍其他人而死。然而,他们的努力总体上减少了死亡人数,并有力地证明了神在基督里给他们的一切。虽然他们与那一代的人都死了很久了,但他们在基督里的生命(他们至今仍在享受)以及效法救世主的机会流传至今,我们同样可以享有。

2. 瘟疫临到伊姆村(1665)

伊姆(Eyam)是位于英国德比郡(Derbyshire)的一个小镇。1665年黑死病袭来时,该镇人口约为360。第二年,约有70人死亡:约占该镇人口的五分之一。当时有些人考虑逃离去挽救自己。如果不是镇里两位牧者的劝告,他们可能已经一早就这样做了。

托马斯.斯坦利(Thomas Stanley)是一位「不奉国教」的清教徒(non-conformist Puritan),当时在1662年英国国教恢复时被驱逐出教会。但因他十八年的传教工作,被他牧养的教友要求他留下来,即使他不能担任牧师,他也答应了。威廉.蒙佩森(William Mompesson)是英国国教任命接替他的牧师。值得称赞的是,他们两个人相处得很好。

伊姆教堂的瘟疫玻璃窗(Plague Window, Eyam Parish Church)

当瘟疫到来时,斯坦利蒙佩森敦劝镇里的人留下来。因为如果他们逃跑了,很可能会将传染病传播到其他城镇,引致更多人死亡。相反,他们组织起来控制镇内的疫情。附近的其他城镇非常感激他们,并在伊姆村的郊区留下物资支持他们。不过,在他们自我隔离结束时,伊姆村的居民中有四分之三的人已经死了。

基督教的福音具有独特的能力,可以赋予人这种对他人无私的爱。恐惧使人采取自私的行动:「我没有生病,为什么不逃离传染病?」(有时人会用更差的理由为他们的自我中心而狡辩!)而爱求问的是:我们的行为如何最好地满足邻舍的需求。福音使基督徒摆脱了对死亡的恐惧,使我们可以献上自己的生命来服侍别人。

基督徒做的三件事

我不是医学专家,所以我不会假装能给你医学建议。但当你寻找关于应对病毒的最佳资讯时,请记得从基督教的观点阅读它。

具体来说,我建议基督徒在我们所做的每件事中都要包含这三样:思考、爱、感谢。(可能大家会联想起《享受吧!一个人的旅行Eat, Pray, Love》这部电影,但不同的是,这三件事并不是出于自我享受的心态,而是出于福音对我们的影响。

1. 思考

恐惧和慌张是思维清晰的敌人。它们激发我们的肾上腺素,令我们作出战斗或逃跑的应急反应,作出自我保护的本能。它们不分析也不评估;它们只是反应。

相反,福音引导我们去思考,而不是屈服于无意识的反应。恩典引导我们远离被自己的「情欲」主导,走向克己、敬虔的行为(提多书2:12;罗马书12:2)。

所以大家可以深呼吸一下。别慌张。不要害怕,因为神与我们同在,历经患难(以赛亚书41:10;诗篇46:7-11)。花点时间反思一下生活的真正现实:神掌管一切。耶稣在宝座上。他已成全了救恩。罪和死都被打败了。他治理历史的发展都是为着你终极的益处。他治理历史的发展都是为着你终极的益处。

当你思想正确时(也就是说,根据福音),你就能够回应身边的事,而不只是作出反应

2. 爱

正如恐惧是思维清晰的敌人,它也是爱的敌人。「爱里没有惧怕;相反,完美的爱能除去惧怕,因为惧怕带有惩罚;而那惧怕的,在爱里没有得以完全。」(约翰一书4:18)。惊慌失措去自我保护,会令人对别人的需要视而不见;只顾强抢东西。但当你能清晰思考,你就会考虑到邻舍的需要。你会顾及他们的需求是否得到满足,而不只是自己。很多时候,我们可能要为别人的益处而放弃自己想要的事。但这正正就是耶稣为我们所做的事,而且他比我们所牺牲的更多更大!

「做任何事都不要出于争竞,也不可出于虚荣,而要以谦卑的心,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每个人不要只注重自己的事,也要注重别人的事。你们应当有这样的意念,这也是基督耶稣的意念:虽然他就是神本体的存在,却不把与神同等看做是一件要强抓不放的事,反而倒空自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以人的形态出现,降卑自己,顺从至死,甚至死在十字架上!」

腓立比书2:3-8

让我们寻求神的帮助,使我们在今天充满独特挑战的情况中,有警觉性地去爱和服侍别人。

3. 感谢

福音给我们有无数的原因去感谢神。我们应该时常感谢神在基督里为我们所做的一切,特别感谢他的拯救。我们也应该经常感谢神,因为祂让我们在生活中能享用各样美好的事物。在困难时期,这一点尤其重要。我们仍然可以感谢神给予我们每天的恩赐:人际关系、阳光、休闲和现代舒适的生活。这一切我们很多时都不知感激。

此外,懂得去感恩还会为我们带来一些个人益处(虽然这不是我们去感谢神的原因)。感恩对心理健康极为重要。它能帮助人维持健康的情绪和正面地生活。这在面对困难时是不可缺少的。

感恩也能帮助我们有空间去清晰地思考和爱别人(第一点和第二点)。感恩使我们不忘神给我们仍然拥有的东西,使我们对生命有明确的了解。感恩提醒我们是神所厚爱的子民,并给我们力量去爱其他人。

 

这三件事(思考、爱、感谢)是相辅相成的。它们扶助我们等待救主荣耀的再临时敬虔地生活,那时他将彻底战胜疾病、罪和死亡(提多书2:11-14)。

Font Res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