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对工作的计划(三)

Paul Grimmond
教務長 @

工作、价值和福音

这是工作系列的第三篇文章了,我们需要记得我们一直在努力寻求答案的问题:当我们在神的世界中致力跟随耶稣的时候,我们所做的工作占据怎样的位置?根据我前两篇的文章,其实这个问题问得并不是很对。照着福音的启示,一个更好的问题应该是:当我们在神的世界中致力跟随耶稣的时候,我们该做怎样的工作?

在这个系列开始的时候,我曾建议这整个主题在福音派的近代历史里环绕的另一个问题:我们属世的工作和全职的福音工作有没有区别?好比说,我是不是就做我喜欢做的工作因为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荣耀神?毕竟做一个水管工和做一个传福音者并没有什么不一样,不是吗?还是说耶稣的福音呼召我要全身心地成为一个主日学老师而非做一个验光师?

在最后这一篇文章中,我想要深入探讨圣经是如何看待人的价值,又如何看待众工作的主次关系。尽管你可能会因为结论过早透露而觉得无聊,但我还是想冒这个险告诉大家:圣经的立场是有点复杂的。因为它似乎呈现了两个看似矛盾的观点:(1)所有的人都有同等的价值;(2)有些工作比其它工作来得更重要。要明白这两个观点,我们会花些时间看看哥林多前书12-14章的内容。但在此之前,我们还需要先扫清一些障碍。

每一个论证都会被所提出的问题塑造。就我们所讨论的有关工作的价值和重要性,实际上可以问好几个问题。例如,如果我问「一个牧师是不是比一个音乐工作者更敬虔?」那么答案很显然是「不」。但如果我问「这周我应该花最多的时间来唱歌,还是应该花最多的时间来准备主日学的课程?」答案还是一样的吗?

通常在我们的讨论中都已经假设第一个问题的答案会决定第二个问题的答案。很多人会说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不」,所以第二个问题的答案得根据你所受的呼召。如果神呼召你成为一个牧师,那么你应该花更多的时间来准备圣经课。但如果你被呼召成为一个歌手,那你就应该花更多的时间唱歌。

然而,如果我们同意上一篇文章中有关职业的神学观点,那么我会说,事实上我们并没有被呼召成为牧师或者歌手(或工程师或医生或车间技工);我们是被呼召成为基督徒。在本文接下来的篇幅中,我想要建议的是,身为基督徒,我们的呼召意味着要考虑一些工作过于另外一些工作。

现在是时间来看哥林多前书12章了!

在基督里都是同等的

这段经文的背景里是一个教会,而这个教会里充满了争论各自的恩赐和各自的重要性的人。这个教会里充满了拥有各种不同恩赐的人,并且正因为这些不同,有些人不想要跟教会里的其他一些人有任何关系。保罗不能接受那个现象。福音的本质,以及神的赐生命之灵的显现,意味着每一个人对神的子民来讲都是非常重要的。

神的圣灵在哥林多前书12章中的话语真的是太美了,我希望你能慢慢地读几遍,尽情地享受神话语的美妙。

身子不只是一个肢体,乃是许多肢体。设若脚说:「我不是手,所以不属乎身子。」它不能因此就不属乎身子。设若耳说:「我不是眼,所以不属乎身子。」它也不能因此就不属乎身子。若全身是一只眼,用那部份听声呢?若全身是一只耳,用那部份闻味呢?但如今 神随自己的意思,把肢体俱各安排在身上了。若都是同样的肢体,身子在那里呢?如今肢体是多的,身子却是一个。眼不能对手说:「我用不着你。」头也不能对脚说:「我用不着你。」不但如此,人以为软弱的肢体更是不可少的;我们看为不光彩的肢体,越发给它加上光彩;不俊美的,包上尊严,我们俊美的肢体用不着装饰。 神配搭这身子,把加倍的光荣给那有不俊美的肢体,免得身上分门别类,总要肢体彼此相顾。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

哥林多前书12:14-26

保罗非常确定教会正是照着神想要的样子而组成的。因此,若在某个星期天我在教会里环顾四周的时候,我应该会看到很多与我很不一样的人。我会遇到趾甲、胰腺、指关节、肘关节、肾和眼球们。比这更重要的是,我遇到的这些人是属于基督的,我也蒙召要看清楚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是神子民的团体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份子。我要为神为了他们而赐给我的恩赐而喜乐,也为神赐给我为了服侍他们的恩赐而感恩。

这个事实是我为每周日早上所参加的教会所感恩的其中一件事。我看到住在富裕地区的人们和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互相握手寒暄并为他们端茶递水。我也看到公司的高管总裁们和无业人员一起谈论神的事。这真的是神在福音中所成就大工的一个美妙体现。福音的一个根本真理就是所有的人都有着同等的价值,因而我们必须学习相互珍惜。

事实上,保罗甚至更进一步地指明,我们需要学习如何给我们社会中那些看似最不起眼的人加添更多的荣耀。这是福音的谦卑和恩典的具体体现。

现在,让我们看看哥林多前书12章如何花费很长的篇幅来回答我们最初的问题。做一个牧师是不是比一个歌手更为敬虔?当然不是。所有的人在神的面前都是同等的,因此神的子民也该如此彼此对待。

有些恩赐比其它的更为重要

但是,至少对于我来说,哥林多前书12章这里暗藏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结论。如果所有人都是同等的,并且我们也要认识要彼此依靠,那么很自然的结论(照逻辑推理的话)就是每个人的恩赐也是同等的。这正是我们在这个社会中的亲身体验,一个人的功用和价值是密不可分的。可是对于保罗来说,他一边强调每一个人在神子民的生活中都同样重要,但此时在讲到恩赐的时候,他的论证却做了个180°的转弯。他并没有说所有的恩赐都是同等的,他则是说,因为所有人都是同样重要的,所以有些恩赐是比其它一些恩赐更为重要的。

你们就是基督的身子,并且各自作肢体。神在教会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师,其次是行神迹的、得恩赐医病的、帮助人的、作领袖的、说不同方言的。岂都是使徒吗?岂都是先知吗?岂都是教师吗?岂都是行神迹的吗?岂都是得恩赐医病的吗?岂都是说方言的吗?岂都是翻方言的吗?但是你们要切切的求那更大的恩赐。 我现今指引你们一条无比的道路。

哥林多前书12:27-31

对于我们这些现代化的脑袋来说,这几节经文实在是太震撼了。每一个人都同样重要。然而神首先设立了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师。在一个人人都同等的世界里,神为他所赐下的恩赐设立了次序。不仅如此,接下来两章的整个论述仍然强调这一点:彼此相爱意味着看重一些恩赐多于其它一些恩赐。因为这些恩赐是更加重要的,以至于每一个人都应该追求。

用我自己的话来总结保罗的论述:因为每一个人在神面前都是同样的重要,因此我们应该爱他们并且要努力追求那些最能使他们得着建造的恩赐。

那么,什么恩赐最能建造人呢?就是那些通过传讲能被人理解的话语使他人在主里得着建造的恩赐。这就是为什么先知讲道远比方言来的更重要,即使方言也是来自于神的恩赐之一。

并且,这并不是一个孤立的圣经观点。先知讲道的尊贵恩赐并不只是在哥林多前书里提到。当保罗在以弗所书4章中讲到基督把恩赐赐给他的教会时,他也说到神赐下使徒、先知、传福音者、牧师和教师,为了装备圣徒各司其职,最终使整个身体得着建造。

赐下的这些恩赐每一个都是与传讲神的话语有关,我们只要稍作思考就能明白个中缘由。新约持续的见证就是神通过他大有能力的话语来做工,藉着他的圣灵在人们心中做工来改变人们的生命。正如罗马书12章所说的,我们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样才能活出忠诚服侍主的生命。

正是藉着神的话语被宣读、被理解、被学习、被消化,神的圣灵满有恩典地做着工改变着我们的生命。因此,保罗鼓励神的子民要不断寻求机会听到神的话语,同时也跟他人传讲。这并不是要诋毁基督徒生活的其它方面。基督徒当然在活出全新生命的时候要爱邻舍。事实上,圣经有保留专门的名称给那些只说不做的人,而这些名称可不是那么好听的。圣经突出传讲神的话语这恩赐,并不是要告诉我们其它的恩赐都没有用处。但是,同样的,每个恩赐都有它的价值并不抹杀传讲神话语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有了这些背景知识,现在让我们回去探讨一开始提出来的那个问题。这一切如何帮助我们去看待我们在主里所做的工作呢?

圣经同时抓紧两个真理,乍看之下似乎是相互对立的。圣经一方面宣称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但同时又说有些恩赐比其它的恩赐更有价值。身为神的子民,我们要怎样把这些真理活出来呢?

双重真理如何活出来?

首先,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团体,应该看重神所看重的。我们要学习珍惜并看重其他人,因为他们是按着神的形象而被造的人。事实上我们要努力做到保罗所说的──把加倍的体面加给那些有缺欠的肢体,藉此让基督身体上的不同肢体彼此相顾(哥林多前书12:25)。

你们的教会是不是只为强大和成功人士喝彩?是不是那些最受欢迎的、更有能力的或者更富裕的人会得到特殊待遇?这些必须从我们的教会生活中除去。基督的教会必须寻求各种方式去接受、去认可、去赞扬那些通常不被社会所珍惜的人,这样我们就能不断地彼此提醒我们是需要彼此的。

其次,神赋予福音最为优先的地位,那么我们就需要找到有智慧且又健全的方式来正确表达这种优先次序。这对我们大多数的人来讲都是一个长期的挑战。一方面,我们需要愿意为基督为他人放弃一些事情。这就会涉及到一些决定是会给我们带来禁欲主义的指责。一个满心以福音为主的基督徒会为了给他人传福音或者行善而放弃打游戏的时间、发朋友圈的举动、长时间的逛街或者约朋友一起玩。圣经非常清楚地表明福音邀请我们像基督一样,为了他人的益处而牺牲或放弃自己的权益。

但是,用智慧并健全的方式活出上面提出的优先次序并不是说,我们为耶稣放弃自己的时候表示我们走的是禁欲主义的路线,或是否认我们在基督里的自由。在提摩太前书4章中保罗坚决地表明禁欲主义是魔鬼的教义。圣经所提倡的反而是『凡神所造的物,都是好的,若感谢着领受,就没有一样食物是可弃的,都因神的道和人的祷告,成为圣洁了』。有些时候,陪伴一个抑郁的朋友去看电影,或者一起享用一餐美食,或者就只是静静地坐着欣赏日落的美景并感谢神的创造,都是正确并且合宜的事情。

对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来讲,我们的问题在于我们总是偏执于天平的一方。要么我们会暗暗怀疑那些静静看日落的人是忘了福音的优先次序,说「难道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可以做了吗?」或者我们又怀疑那些愿意为福音舍弃自己的人是否真的有好好地休息,同时又暗暗自责因为我们并没有像这些好榜样一样地生活。

关于「福音优先权」最难的地方就是我们需要在我们混乱堕落的生活中做这些决定,但又同时间记得神也一直施丰富的恩典良善给我们。我们需要明白我们在基督里有怎样的自由去为他而活,并且怎样活出一个与从事一般日常事务的邻舍截然不同的生活, 而同时又不会把我们的自由作为我们懒惰或者小信的借口。

我觉得我们应该坚持不懈地提醒彼此福音事工的重要──这是所有神的子民该有的优先次序。这就意味着我们值得停下来思考一下这些问题:如果每周少做半天的工作去学校里教圣经课是不是更好的决定?我是不是应该放弃踢足球的时间而参加街道传福音小组?福音的优先权意味着我们都应该致力于让世界知道福音,这不仅仅是个人的努力,也应该是集体的异象。

但同时我们也应该帮助彼此体会到在这个领域所拥有的自由。一个人可以选择花时间坐在社区公园里与他人交流。另一些人可以选择加入社区篮球队,寻找机会与队友们一起享受神赐给他们彼此的关系。还有些人可以为当地的儿童俱乐部提供早茶,这样其他人可以在俱乐部里给小朋友讲福音故事。我觉得我们需要努力寻找具有创意的方式,使得我们教会团体中不同人的不同恩赐和天赋都能得到巧妙的运用,把福音传给整个世界的每个人听。

第三,福音优先权也意味着我们要不惧撕掉事业至上的偶像面具,鼓励人们为福音而放弃他们的事业。呼召人们考虑传道士的工作(不管是在本国还是去到外国)应该是每一个教会生活的一部分,因为福音呼召我们要关心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上的每一个人的救恩。挑战某些人放弃他们的事业并辗转半个世界去传福音并不是要抬高他们的价值。这是教会重视福音的具体体现。但最重要的是,我们应该看到不仅仅是传道士需要放弃他们的事业,我们所有人都应该放弃事业这个偶像。我们不是为我们的工作而生。我们是为基督的荣耀而活。

因为我们是为基督而活,我们必须认识到传福音是每一个基督徒的优先权。这不是我们会做的唯一一项工作,但同样的这也不是和擦地板或者盖屋子完全一样的工作。我们必须学习如何在我们的个人生活和教会集体生活中表达出福音的优先权。

在结束这个有关工作的系列文章之前,让我们稍作停顿,来思考一些所学真理的具体意义。

最后的含义

如果神吩咐人要遍满全地并治理这地的指令首先是在基督里得着应验的,然后才是体现在我们为他而活的生命里;如果我们的职责不是我们的工作而是我们整个用来服侍基督的生命;如果福音让我们认识到一些工作比其它一些更为重要,并藉此呼召我们认识到所有人同等的价值,那么我们应该做出怎样的个人回应呢?

首先,我们需要时常祷告,把我们自己置于圣经之下,不断地求神帮助我们认清我们在基督里的身份。可能造成我们最大困难的是怎样把我们的价值观和行动联合起来。整个世界坚持不懈地宣告,我们就是我们所做的事情,所以我们会把自己和所做的工作等同起来。怪不得我所遇到的全职妈妈会用「我只是一个妈妈」来描述自己,尽管她们作出的是深思熟虑的福音决定,愿意花时间在主里养育她们的孩子。我们的世界会用我们所做的事来衡量我们的价值,但是,我们应该透过福音来看待我们自己和身边的他人!

其次,作为已经认识到福音的优先权的人,我们应该时常祷告并检查我们的生活是否是以这个优先权为核心的。这对不同的人来讲意味着不同的决定,而且并不应该是一件造成愧疚感的事。我们不应该为别人怎么看我们这等事而担心,我们必须把福音放在我们生命的首要地位并在此基础上做出各样决定。

第三,这也意味着很多人会从事俗世的工作──从打扫清洁到设计大楼,从管理账户到教导孩童。我们需要学着接受这些工作也都是神所赐的恩赐──这些也是神给每一个人的实际生活状态,让我们可以学着在此状况下为耶稣而活。并且,我们也要彼此鼓励用荣耀基督的方式来从事我们的工作。在各种工作关系中,我们要学习尊重他人、彼此鼓励,并慷慨待人,不管我们所面对的是公司总裁,还是每个月来一次为公司换上矿泉水的工人。我们也要求耶稣帮助我们勤劳地诚实地工作,即使是在我们觉得所做的工作很无聊或者没有人在监督我的情况下。同时,我们也要在机会出现的时候,敢于为基督做见证并传讲福音。

第四,我们也为我们受薪的工作而感谢神,因为这些工作我们不仅可以养活自己也可以慷慨待人。保罗在以弗所书中对小偷的鼓励提醒了我们亲手劳作所得果实的价值:『从前偷窃的,不要再偷;总要劳力,亲手作正经事,就可有余分给那缺少的人』。我们工作所得的薪水也可以锻炼我们的敬虔,这些钱财不仅可以用来给予那些缺乏的人,也可以用来支持福音事工,所以是从神而来的一个很好的恩赐。我们的工作是重要的,工作所得的成果也是重要的。

第五,我们要一直记得,我们所做的工作只是在主里所行之善事(注:「善事」在新约里的原文就是「好的工作」)的一部分。有时我们需要仔细检查一下我是怎样工作的、我是为什么而工作的、我工作了多久,不仅可能因为我工作的太少(所以我辜负了要喂饱家人的责任),也可能因为我工作的太多(因而忽视了我的教会家庭或自己敬虔上的长进)。

一个对工作的敬虔态度会产生很多挑战和鼓励,但最重要的是它会促使我们去用福音的优先地位来看待我们所做的工作。求神让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如此行来荣耀神!

Font Res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