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藉着苦难赐给我们的恩赐(8)苦难教我们数算我们的日子

Jean Williams

Jean有多重的重要身分:支持帮助先生在大学的事工,照顾他们四个活跃的孩子和包罗万有的家,也在他们的教会带职事奉、与妇女和女生们一起读圣经。

我们经过的日子都在你震怒之下;我们度尽的年岁好像一声叹息。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诗篇90:9-10)

年轻的时候,总觉得日子还很长,生活也充满希望。一位年轻的姐妹曾经告诉我,她希望耶稣暂时不要回来,让她先经历事业、婚姻和孩子。我记得我十八岁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来日方长,我想亲眼看看亲身体验生活的各种精彩。你是不是也想起同样的事情?站在跳板边缘准备起跳!

当你一天天变老,生活有时变得很尖锐又短暂。家人会生病,朋友离婚了,父母老迈,经常参加的不再是婚礼而是葬礼,与罪抗争的日子使我们心力憔悴。在一些糟糕的日子,还有重担压上来的时候,我们觉得就要被压垮了。以前认为的漫长岁月一下子就过去了,并且那些日子还充满了苦痛。

世人的年日如草一样。他发旺如野地的花,经风一吹,便归无有(诗篇103:15-16)。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一代过去,一代又来,没人记得我们(传道书1:1-4;6:12)。我们的日子里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诗篇90:10)。

苦难带给我们的其中一个祝福──虽然并不是最受欢迎的──就是它使我们越来越清楚地看明白生活的真相。我们想要在这世上舒服地度过一生,但苦难,却恩慈地拒绝了我们的梦想。我们和这世界一起呻吟,终于也看清楚了历史历代人所看清的事实。我们的心和我们的理智现在达成了一致,都明白了这个真理:在永恒之中,此生就是一瞬间、一个影子。

这也开始在我们耳边吹响另一个真理:我们不是为了这个世界而存在的。如果是的话,我们难道不会像是在家里一样吗?英国作家C.S. Lewis就这么问过。[1] 然而,我们没有,除了那特别阳光的几天,但即使是那几天我们也总还是能感到残缺的存在。我们总是期待着更多更好更美的。我们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一点,因为神把永恒放在了我们心里(传道书3:11)。

苦难更加燃起了这样的渴望。它拉著我们的手说『看,那有更好的!』。我们把这个世界抓得这么紧,但苦难开始松开我们的手。它提醒我们,我们最好不要把财宝堆积在这个世上,因为总有一天它们将被从我们身边拿走。它断了我们与这世界的脐带,让我们把盼望设在那将来的世代,而这个盼望是不会令我们羞耻的(罗马书5:5)。在新的创造里,我们将会睁开我们的双眼迎接美好的每一天。黎明正要到了。

你看到了吗?你能想象得出吗?在那里:一座金碧辉煌的城,我们的眼目,若不是跟我们的身体一样得着更新和坚固,怎么承受得了如此的荣耀?(腓立比书3:21)。在这座城的中心是神和羔羊──就是那位我们所爱的,那位为我们而死的──现在坐在了宝座之上。从那宝座流出生命水的河。看啊!那里有生命树,每月结满果子,枝叶医治万民(启示录22:1-5)。再一次地,神与我们同行在阴凉的日子,但这一次我们无需再躲藏(创世记3:8)。我们就要跟他面对面了,我们就要像他一样了(哥林多前书13:12;约翰一书3:2)。那里再没有伤痛,再没有苦难:

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启示录21:3-4)

那比我们所能想象的要好的多。那里,我们才是回家了。

当我读到『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时,我的泪水夺眶而出。因为我们现在还在等待,我们仍身处叹息、寄居的世代(罗马书8:18-27;腓立比书3:20;彼得前书2:11)。我们盼望着基督荣耀的显现(提摩太后书4:8)。我们渴望着我们更美的家乡(希伯来书11:16)。我们寻求着属天的事情(歌罗西书3:1-4)。

曾有一天,我站在厨房长桌前切着菜,我看到我的手在发抖。那段日子里,生活的担子越来越沉重,你清楚知道你没有力量再支撑下去了。就在那刻,圣灵,如他经常所做的,把这句经文点亮在我脑海里:

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哥林多后书4:16-18)。

如果说苦难只教会了我一件事,那就是我们真的不属于这里。它教会了我定睛在看不见的事上。它教会了我渴望真正的家并且为我们真正永恒的家而活。

主耶稣啊,我愿你来!(启示录22:20)

 

[1] 『如果在我里面有着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无法满足的欲望,那唯一合乎逻辑的解释就是我是为了另一个世界而存在的』,CS Lewis,《简明基督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