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明白《启示录》吗?

Sandy Grant

Sandy是澳大利亚卧龙冈圣迈克尔圣公会大教堂的主任牧师、Karyn的先生、三个女儿的父亲、读书者(神学,传记,侦办小说)、爱好跑步者。

我们教会接下来的主日证道将会是根据启示录这卷书,同时我们的成长小组也会详细研读这本书。

好几个人都推荐Vern Poythress的释经书《The Returning King: A guide to Studying Revelation》(暂译「回归的君王:启示录研习指引」)。此书作者很慷慨地把他的书放上了网https://frame-poythress.org/ebooks/the-returning-king/,以供大家阅读。我觉得开头的介绍部分特别鼓舞人心:

你能明白《启示录》吗?能,你能!我们可以用一句话来总结整本书的信息:神掌控历史,并将在基督里带来它完美的终结。如果你脑海里带着这个主题来读启示录,你一定会明白这本书。你不一定会明白它里面的每一个细节──我也一样。但是,不是非要明白每一个细节才能从中收获丰富的属灵益处。

你现在对这本书所做的一句话总结可能与Poythress的总结有些出入。但是他的这个观点十分正确。他在第一章中清楚地点明启示录讲的都是关于福音的信息。也就是说,整本启示录都是在讲耶稣:通过他的死而得赎,现在他复活升天掌权为王,但最终他仍将归来。

稍后,Poythress又陈述了一个解读方式,他认为这个解读方式对清晰理解启示录是至关重要的。他说启示录是图画书,而非谜题书。这个描述非常恰当……

但如果启示录是这么清晰的一本书,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读不懂呢?并且为什么还存在着这么多的争议呢?我们觉得很难是因为我们从错误的切入点来接触这本书。假设我从这个问题开始,“启示录13:2中的熊脚是代表什么呢?”如果我忽视全局而从细节入手,那么我就是自找苦吃。神是启示录的中心(启示录4-5章)。我们必须从他出发,首先来对比他和那些属撒旦的一伙敌对者。如果我们不这么做,反而直接从拆解细节开始,那我们就如抓着刀锋而不是刀柄去使用一把刀。我们开始在了错误的地方。启示录是一本图画书,而不是一本谜题书。所以不要试着去解题。不要被一些孤立的细节预先充斥了你的思想。反而应该先全神贯注在故事中。要感谢主!要为圣徒们欢呼!要厌恶那些恶兽!要仰望最终的胜利!

事实是一些教导启示录的老师们设立了不好的榜样。他们本末倒置了,把这本书变成了一本谜题书。照着他们的做法,他们传的是晦涩而不是清晰,难怪人们最终都会觉得无法明白这本书。

『我没有头绪!』『这太复杂了。』 『我很迷茫。』『这根本就是谜,只有那些资深的老师才会明白。』『我放弃了!』

但是有些人并不放弃。但取而代之的是他们发展出来的一套不健康的兴趣。他们用他们自己设想出来的复杂系统去试着「解题」。最终他们迎合了人的好奇心,却错过了真实的重点。

相比之下,那些不被神棍老师们所影响的人反而做得更好。

Poythress:启示录是一本图画书,而非谜题书”

Poythress接着分享了几个很美的例子,来表明我们不需要一个大学文凭或者神学证书才能明白启示录。

有一次我在教启示录的时候,我注意到我们教会中的一群孩子。

『孩子们,我要你们也来读启示录。如果你太小还不会读书,那就叫你们的爸爸妈妈读给你们听。你们也会明白这本书的。事实上,你们可能会比你们的爸妈懂得更多。』

之后一个十二岁的男孩跑过来跟我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不久之前我刚读过启示录,我觉得我懂它。』

『感谢主!』

『我就像读科幻小说一样,只不过我知道它是真实的。』

我脑子里的反应是,『正是如此!』

“启示录:我就像读科幻小说一样,只不过我知道它是真实的。”

另外一次……

一群大学生在健生馆刚打完篮球。他们看到那个清洁工正在角落读一本书。

『你在读什么?』

『圣经。』

『哪个部分?』

『启示录。』

他们心想『我们得帮帮这个可怜的家伙 』,于是就说, 『你读的东西你懂吗?』

『当然!』

他们非常惊讶。『那这本书是在讲什么?』

『耶稣必胜!』

阿门!

Font Resize